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东尼听从贝拉的建议,加入了“死河”。

    虽然他还没有弄明白这个组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但如果和贝拉所说的,都是由“魔女”组成的话,那他就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相似的人们总要聚在一起报团取暖。

    “死河”组织的效率很快,在安东尼同意加入‘死河’的次日就有人找到了普林顿庄园来,那是一个个子稍矮的漂亮女孩,叫做温妮,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安东尼与她初次见面时,她穿着一身简单的女仆装,那一头乌云般的长发掩映在她的额上,好像苍瞑的暮色,笼罩着西方的晚霞。

    她以学生的身份来到了普林顿庄园应聘女佣。

    虽然说庄园里并不缺乏女佣,但面对这样漂亮绝伦的女孩,萨尔维亚先生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有些奇怪地问了一下她为什么不去维林诺,毕竟那里更适合她这样的一朵娇花绽放。

    “我在弗仑萨读书,现在是假期,想找一份工作挣些钱。”

    这是温妮给出的理由,萨尔维亚先生立刻就相信了,因为这个漂亮的女孩甚至还展示出了一张学生证件,证件上显示她确实是来自弗仑萨的一所高等学府。

    但安东尼却知道这位看上去天真可爱的小姐并没有明面上的那么简单,他忘不了自己在第一次见到温妮的时候,那其实是一个夜晚。

    她坐在仆人房的吊灯上对他笑着拍手,周围是全都昏死过去的佣人们。

    “欢迎加入‘死河’,亲爱的安东尼,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温妮这样与他打过招呼。

    但总的来说,温妮其实是一个非常和善的人,因为那些佣人们都只是昏死了过去,并且在第二天早上还与往常一般正常地工作着。

    温妮来到普林顿庄园以后,也没进行什么动作,只是在工作完成的空闲时间里会过来与安东尼闲聊一阵子,聊的也是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对于当下政局的看法之类的,就像是邻家的知心姐姐。

    除此之外,温妮非常喜欢画画,而萨尔维亚先生对她很好,相比于其他女佣的繁忙的工作,温妮总是很闲,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不用干活。

    温妮总会拿安东尼当免费模特,并且让他摆一些高难度动作。

    只是有时候绘画的过程中会突然停下笔,过来抱一抱安东尼,然后莫名地叹气。

    温妮叹气的时候,安东尼就觉得她眼里真的有什么东西。

    安东尼对温妮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表面上的她家境不富有,靠自己卖画交学费。

    她说自己和弗仑萨所有的画廊都很熟,时常送画好的画去卖,或者扛别人的作品回来临摹。

    安东尼看过几幅温妮的画,有风景写生,有人物肖像,还有一类作品是印象派,在当时美术界非常前卫,全是各种颜色的看不懂的圈和线。

    安东尼曾经笑着和温妮说过,印象派我可以帮你画,这种画我三岁时就会。

    温妮也只是笑笑不反驳,画完画以后就继续去做女仆该做的事情,事情做完了就去佣人房里睡觉。

    这样平淡的日子一共过了大概两个星期,好在弗仑萨那里的警察局有瓦莲京娜在那里维持,安东尼倒是不用担心被开除,只是每个星期的薪水都被扣押了下来。

    这也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毕竟这个月的房租已经交完了,他只要在月底之前再拿到五个金币交上下个月的房租就可以了。

    在第二个星期的星期日晚上,温妮来到的安东尼的床边,将他叫了起来,她说话的声音还是那样细细的:“我已经给了你十三天的时间,观察地怎么样了?”

    “还好。”

    安东尼有些含糊地说道:“萨尔维亚的信息我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一些细节没有确认过。”

    “比如呢?你知道萨尔维亚的背景么?”,温妮看着安东尼那双在黑夜中转动的眼睛,笑着问道。

    “他有一点军方的背景。”,安东尼微微沉思了一下:“但是我还没太弄得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只知道他与一些那方面的大人物有着往来,并且在前几天的晚宴上,我还看到了一名上司,因此他应该与警界也有一点交流。”

    “还可以。”,温妮轻轻点头:“看来贝拉传来的消息没有错,你确实是一名相当有潜力的魔女,起码在序列9的表现非常不错。”

    “这只是简单的信息收集,和魔女没有关系。”,安东尼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到了温妮的鼻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近了。

    “那么刺杀完成以后的逃跑路线呢,规划好了吗?”,温妮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两者之间距离的问题,而是托腮趴在床边,认真地说道:“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弗仑萨警察夜间巡逻小队的规律吧?”

    “怎么可能?”

    安东尼冷哼一声:“所有的准备工作我都已经完成了,至于具体刺杀的时间,我准备放在下周二。”

    “倒是很罕见的新人,看来你似乎不太需要我这样的老师呢。”,温妮轻声地笑了笑,然后便从床边站了起来,语气中莫名地增添了一丝冷厉:“那么,安东尼阁下,我非常期待您在星期二的表演。”

    安东尼没有多想,就这样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又看见了温妮。

    这个漂亮的女孩昨天夜里似乎喝了酒,趴在了庄园角落,由安东尼负责清理的一张桌子上面。

    他皱着眉头,拍了拍温妮的肩膀:“发生什么事情了?”

    温妮缓缓地抬起头来,眯眼看他,很痞子气的说:“你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然后还没等安东尼有动作,温妮就伸手拽过他的领带,凑上去,吻他。

    那一瞬间安东尼僵住了,他毫无防备的任温妮小姐吻了一分钟。

    半夏的风很舒服,温妮小姐的唇上有淡淡啤酒的麦香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