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东尼并没有前往邮局,而是在临近弗仑萨城区的地方找了一辆马车,花了30个银币来到了灰鸽子街。

    “下午好,安东尼。”,在他踏入警察局时,“守夜人”里唯一的文员罗琳对他笑着打招呼:“你已经旷工两个多星期了。”

    “下午好。”,安东尼作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家里出了一点比较麻烦的事情,等到明天还要回去一趟。”

    “威廉队长现在应该在下面的办公室里。”,罗琳笑了笑:“这十几天他可被阿琳娜烦坏了,那个小女孩总是哭着想要找你。”

    安东尼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径直下了楼梯。

    片刻后,他坐在了那间独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想要稍微休息一会儿,毕竟他所发的预告函上预定的刺杀时间就是明天夜里的十一点整,那是黑夜女神最喜欢的时间。

    他没有选择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因为在这里他能够进行一些特殊的准备活动。

    “咚咚”

    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木门,抬眼看去,却是个子娇小的阿琳娜,她从门缝处探出了个可爱的小脑袋:“打牌吗?三缺一。”

    虽然有些诧异阿琳娜学习的速度,但安东尼还是找了个借口回绝了阿琳娜的邀请:“抱歉,我有些困了,打牌可能会没精神。”

    “哦。”

    阿琳娜应了一声,然后将木门重新关上。

    办公室里重新陷入了一片死寂。

    安东尼将外套脱下盖在身上,刚想要入睡,但下一刻,一阵快速奔跑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入他的耳朵呼。

    “我给你拿来了咖啡。”

    阿琳娜这次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而入:“安特罗姆地区的咖啡。”

    “好的,谢谢。”

    安东尼叹了口气。

    阿琳娜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他因为不想加入牌局所编织的借口。

    但此刻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接过阿琳娜递过的咖啡杯,小心翼翼吹了一口。

    他抿了抿,让香味徘徊于口腔,让液体缓慢流淌过食道。

    “这是安特罗姆地区的莱顿咖啡,很苦,但很提神。”

    安东尼赞叹一句,放下了杯子。

    安特罗姆位于南大陆,是咖啡豆的优质产区,安东尼大学的导师曾经去那里进行过考察,与他分享过很多不同种类的咖啡豆。

    “嗯。”

    阿琳娜微微点头,安东尼明白她的意思,便端着咖啡杯,跟着她一起进入了隔壁的值守室。

    房间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了:伦恩以及那位曾经与安东尼碰面过的亚修先生。

    “嗨!”

    头发花白的亚修先生看见安东尼进来,一副非常高兴地样子:“梅林街那个案子你做的很不错啊!”

    “还好。”

    安东尼挑了挑眉毛,他突然想起,这个案子在交到他手里之前,本身就是亚修先生的工作...

    “那就好。”

    这位先生低头洗牌,脸上挂着一丝恬淡的笑意:“其实那是一件很棘手的案子,当伦恩和我说,他让一个新手参与其中的时候,我甚至以为你是他选出来的牺牲品。”

    刚坐到伦恩对面那张椅子上的安东尼的嘴角轻轻抽了一下,他抬头望向对面绿瞳的伦恩,后者此刻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丰富,不过在下一刻便恢复成平常的样子,笑着说道:“虽然说有着一部分超凡力量参杂在其中,但我相信以你的力量绝对是可以处理好的不是吗?”

    安东尼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而在场的另外两人也非常识趣地没有介入两人之间的沉默。

    没一会儿,伦恩就败下阵来,他两只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黑发,叹气道:“好吧好吧,实在是对不起了。”

    他伸手摸了一张牌:“我原本以为你是夜莺那家伙硬塞进来的关系户,关系户你知道吧?在哪里都不讨好的那种。”

    “啧。”

    安东尼咂了咂嘴,脸色显然不太好看:“那么现在呢?”

    “没问题了。”

    伦恩点了点头:“你通过我的考验了。”

    “讲真的,你应该去和圣事部的那帮家伙们谈谈教义。”

    安东尼骂了一句,然后伸手掏牌:“不过大家都是同事,这件事就此揭过吧。”

    “没问题。”

    伦恩笑了笑:“作为补偿,我可以送你一个简单的‘帽子戏法’。”

    “对了,我还没有问过,‘帽子戏法’到底是一样什么东西?”,安东尼这才想起来伦恩这项特殊的能力。

    “我有一样比较特殊的超凡物品。”,伦恩挑了挑眉:“只要是我曾经去过,并且放了帽子的地方,我就可以通过‘帽子’进行瞬间转移,当然,这是有距离限制的。”

    “很不错的超凡物品啊。”,安东尼感慨道,他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身上的几样超凡物品,除了“救赎”以外,“秘银戒指”与“魔术礼帽”两样东西,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托伦恩的福,‘代行者’里很少有上班会迟到的家伙。”,说话的是亚修:“基本上我们每个人上班都是通过伦恩的‘帽子戏法’来的,当然,这是一般情况,夜莺那个家伙除外。”

    看到安东尼显得有些迷惘的表情,亚修再度开口:“伦恩送给了她两个‘帽子戏法’,她将其中的一个通道开在了酒吧;而另一个,早就被她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给卖掉了。”

    “卖掉了...”

    安东尼摸了下鼻子,心中满是疑惑。

    他可不觉得瓦莲京娜会是一个缺钱的人,恰恰相反的是,她应该比在座的大多数人要富有的多。

    他推测瓦莲京娜应该是将伦恩送给她的“帽子戏法”放在了另外某个特殊的地方。

    “各位,容我先插个嘴。”

    伦恩看来着手中几乎全是成双成对的牌,脸上洋溢起快乐的笑容:“这把我们打什么?”

    “升级呗。”

    阿琳娜撇了撇嘴,说道:“我只会打这个。”

    “好的。”

    伦恩将手牌放了下来,用力地搓了搓手,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安东尼率先出牌,甩出了一对3:“为什么‘代行者’的办公室都要放在地下?用一个普通的写字楼,办公之余晒晒太阳不好吗?”

    “你可以先去问问夜莺同不同意你的意见,如果晒太阳的话她白天可能会睡不着觉的。”

    亚修跟着接了一对5:“更何况你知道那种大型楼房的租金有多贵吗?同样的规模,如果使用地下室的话起码能省下来一半多的租金。”

    “一对6。”

    伦恩抖下手中的牌:“不过嘛,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原因,你要知道,有些东西本身,就不太适合出现在地面上。”

    “一对7”

    四人里面只有阿琳娜全身心地扑在打牌上。

    “比如呢?”,安东尼好奇地问道。

    “现在这个年代啊,超凡者们失控的事情发生地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有些人他们虽然疯了,但却没有完全封掉,还有着部分的自我意识,所以‘代行者’就设立了一个地方,将那些疯疯癫癫的家伙全都关了起来。”

    伦恩打出一对K,以一种睥睨的姿势看向安东尼:“万一他们以后能清醒过来呢,不是吗?”

    “炸弹。”

    安东尼丢出了四张5,面无表情地回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