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4个‘代行者’一直都在值班室里打牌,伦恩输了整整两个金币,看得出来,输得他很是心疼,而手气相对而来更差的亚修先生更是输掉了2金币带上30个银币,艾琳娜的牌运还算不错,赢了20个银币,不过由于她的年龄太小,就由威廉队长为他保管。

    而剩下的4金币带上10银币,全都落入了安东尼的口袋里。

    但快乐的时间总是分外短暂,当第十圈打完的时候,安东尼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时针已经指向了“6”的位置。

    “抱歉,我该离开了。”,他轻笑着站起身来,然后从赢的钱里取出来10个银币放在桌上:“这10个银币,请你们去酒吧喝酒。”

    “赶紧走吧!”,伦恩看着桌上散落的纸牌,叹了口长长的气:“我还以为你不会打牌,原来是在扮猪吃老虎!”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不会打牌。”,安东尼将四个金币放进口袋,同时将魔术礼帽戴在了头上,转过身去,潇洒地朝着三人挥手:“并且我也从来不是猪。”

    他没有选择去见威廉队长,而是直接来到了警察局的门前叫了一辆马车,给了车夫20个银币,让车夫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弗仑萨的郊外。

    刚出弗仑萨的城区,安东尼就下了马车,选择步行去往普林顿庄园。

    沿途中,他碰到了很多身穿军装的士兵,他们将去往普林顿庄园的道路都封锁了起来,每一个经过的人都要受到盘问才能离开。

    但是这一切对安东尼都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是一名“来自普林顿庄园,并且受到萨尔维亚指令前往邮局”的“男仆”。

    这件事情是既定事实,萨尔维亚先生本人就可以证明。

    因为这道指令,他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非常轻松地穿过了一层一层的路障,进入了普林顿庄园。

    让安东尼感到吃惊的是,普林顿庄园里的景象却与外面的戒严完全不同,在敞开的大门里面,温暖仿佛春天,巨大的水晶吊灯从穹顶垂落,闪烁着数不清的烛光,将整个场地照得如同白昼。

    右侧角落里,穿马甲打领结的乐队成员奏出了轻快的旋律,左边则摆放着一张张长条桌,上面有烤仔鸡、香煎鹅肝、炖羔羊肉、烧鹅、奶油芝士等美味菜肴。

    哪怕隔得很远,安东尼也似乎闻到了它们散发出来的香味。

    “你回来了,有查出来结果么?”,萨尔维亚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安东尼的视线里,他搓了搓手,看起来略显期待的样子。

    “没有,萨尔维亚先生。”,安东尼叹了口气,然后垂下头来:“邮局里显示,这几个月没有任何一封身份不明的信件是寄往普林顿庄园的。”

    “这样吗?”,萨尔维亚的嘴角微微翘起:“这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毕竟这样的恐吓信通过这样简单的手段寄出的话,未免也有些太过低级了。”

    “如您所料。”,安东尼低声附和道,眼看计划得逞,他正要离去,却又被萨尔维亚叫住:“只是我有一件事情不太想得明白。”

    “今天下午,弗仑萨的邮局没有任何一个客人光顾,你是怎么得到邮局里的结果的呢?”,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安东尼,只是眼神中却满是冰冷。

    只要他轻轻挥手,在周围的丛林中立刻就会冲出六个以上的士兵,将安东尼团团围住。

    安东尼的身体微微一颤,但紧接着,他立刻回答道:“抱歉,萨尔维亚先生,我违背了您的指令,私自去了灰鸽子街的警察局。”

    “哦?”,萨尔维亚轻咦了一声,刚刚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给我一个理由。”

    “先生,我只是庄园的一个普通仆人。”,安东尼的脑子飞速地思考着:“如果我直接去往邮局的话,他们一定不会让我调取邮件往来这种隐私的记录,所以我只能去往警察局报案,让弗仑萨的警方配合我。”

    “原来是这样。”,萨尔维亚点了点头:“这个倒是我忽略的一点。”

    “如果不相信的话,您可以派人去灰鸽子街的警察局调查,应该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能够证明我去过。”,安东尼没有再去捏造细节,只是含糊地说了一个与真相贴近的事情。

    在维林诺的日子虽然不长,但足以让他明白言多必失这个简单的道理。

    “我知道了。”,萨尔维亚威严地说道:“你先进去换身衣服,然后去找安妮,今天晚上我还准备了晚宴。”

    “遵命。”

    安东尼低着头,快速离开了这里。

    只是短短的几十秒钟,他的额间已经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萨尔维亚从一开始就开始对他有着怀疑,这是他这个初次准备犯罪的新手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他快步来到了位于普林顿庄园后方的的仆人间里,温妮此刻正坐在他的床上,不知道干着什么事情。

    “你回来了。”,在安东尼踏入门口的第一步,这个魔女便转过头来,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看向了他:“你的计划应该要失败了。”

    “什么意思?”,安东尼皱起了眉头。

    温妮伸了个懒腰,从安东尼的床上站了起来:“萨尔维亚连续安排了两天盛大的宴会,并且他兵客名单上的所有人几乎都是超凡者,即使这样,你还是觉得有机会么?”

    “原来是这样。”,安东尼紧皱的眉头松了开来,一丝笑容漫上了他的脸庞:“这些简单的问题,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如果没有把握的话,那我又何必寄出那封邀请函?直接进行隐秘的刺杀,岂不是更加完美?”

    “你是想要借助这次的‘刺杀’,完成对‘刺客’魔药的消化么?”,温妮穿上了鞋子,一面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一面问道。

    “有一点,但不是全部。”,安东尼笑了笑。

    他摘下了常用的金丝眼镜,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单片眼镜戴上:“我会在7月22日,黑夜女神最喜欢的时间,从星河之中驾临府上,带走普林顿庄园中最珍贵的宝物。”

    “还有比这种像是诅咒一般的预告信更让人兴奋的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