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通,你还记得权鹤王墓吗?”周睚楠拿下眼镜,喷洒清洁水,用布反复擦拭着,尽管眼前一片模糊,但他内心却一片敞亮。三十一岁的周睚楠前年结婚,一心顾在家庭上,已经很少出来实践,久而久之,有些学生对他很是不满,匿名投诉他,无奈之下只能跟着团队前来,试图拿回一些成果。

    孙通是一名神童,以一己之力拉高了自己贫困村的平均分,因为物理与数学几乎每次满分,村子里很多人觉得他会毅然奔赴科学领域,但他的举动却令人大吃一惊。“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他嘴里念叨的,心里信奉的一直是这句话。学生时代的孙通,每次选择题和判断题都是满分,唯独应用题被扣分很严重,虽然他写了正确答案,但永远只有一个答案,没有任何过程,就好像书本最后答案页上的那几个“略”字一样看了令人难受。每次老师看他提前交卷,心里总会咯噔一下,心想坏事了。最后,在老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孙通开始老老实实地写过程,老老实实地验算。

    “你也发现了?”孙通一直单身,已经三十二的年纪了,还一直将书当伴,丝毫没有任何传宗接代的想法。之所以与周睚楠更聊的来,一是因为他好说话,二是因为他的思维方式与自己很相似,不过自从周睚楠结婚以后,忙于家庭,几乎很少碰面了,时隔许久,孙通还是很想念的他的。

    “权鹤王墓里有一卷《除云录》,开篇第一句,云之愈深,侵之愈急,危见难露,是为大凶。我想恐怕这次凶多吉少。”周睚楠始终皱着眉头,“我的直觉一般都很准。”

    “《除云录》只是残卷,中间有一篇缺失,真是遗憾。”孙通摆了摆手,“整篇我都会背,就是因为这一篇,我始终没有完全参透。”

    “我主要想说的倒不是这句话......”周睚楠叹了一口气,手中的墨水笔开始旋转起来。

    “烟鬼之地,箱之厄轮,旷世之灾......”

    “根据《二十四易》里的方法,我脑子里算了一下,正西南偏两步的方向,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孙通挠了挠头,“我想我们还是回去吧!”

    ......

    “仙岛只见飘渺处,寻踪不望西南方!”

    “入山空,空山绕,绕危林,鬼打墙!”

    “郑子奇,你能别一惊一乍的么?谁不知道你是个大忽悠?”

    “祖传秘宝,林姑娘,我跟你说,我祖上可是通晓天地,演算出两千年之后并记载在册的高人,我这手中的乾干尺就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传下来的,不可不信啊!”

    “你就吹吧,就算是你祖上传下来的,也不见的你会用,你啊,顶多算个江湖骗子!光会丢你祖宗的脸!”林佳妮望着眼前瘦骨嶙峋的郑子奇,一脸无奈得摇了摇头:“你啊,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吃一点。”

    “欸,林姑娘,此言差矣,我祖宗遗书,说他演算千年,后代必受反噬,要是吃的胖,就会少几十岁寿命,甚至没过多久便会直接暴毙!”

    “行吧,你少说话,我也还能多活一段时间,将心比心,行行好吧!”林佳妮说完低下头去,一边做着记录,又不时地望着四周,再也不理会郑子奇。

    ......

    李泉闭着眼睛,耳边不时传来呼唤声,这里面声音最重的,还算不上潘恬恬,而是和李泉同村的,从小一起玩到大,一起考一个学校,一起考古当学者的李修学同志,与李修学不同,李泉祖上是大户,有一个独门绝技,叫顺风耳,方圆一里内的声音,无论大山还是高楼阻隔,都依旧能够一清二楚,就如同神话传说中,听到顽石破开、悟空出世的那个神仙般厉害。这个秘密,他从来不说,家族里的人也是一样,个个守口如瓶。

    李泉寻声向右后方走去,很快他就发现,听着每个人的位置都不远,可是怎么走都好像只差一点点,他不敢确定,是自己这里出了问题,还是所有的人都如同困兽。

    “你是吕宋吧......”隐隐约约传来一段神秘的对话,“吕宋,好熟悉的名字!”

    ......

    “四个团队代表,除咱们三以外,二十个人全看不见了!哈哈哈哈,蒋培我跟你讲,这事可有意思!我干这行四十多年,还是第一回见,哈哈哈哈!都是些年轻的瓜娃子,个个都有自己想法。”说话的人名叫韩建国,比柳百善年纪还要大一些,脸上暗黄的色泽,透着暗红色的圆晕,两鬓斑白,顶上前额秃到正中心,后脑留下稀松的黑白相间的油发。

    “韩导师,您就别幸灾乐祸了,咱们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往哪走都是白茫茫一片,更别提什么古迹,我打心底里怀疑那些人给的线索都是假的。”蒋培刚要说话,白达褚就抱怨上了,此番前来,就被这白雾困扰了太长的时间,进不可进,退不可退,已到了步履维艰的地步。他是个忧患主义者,很容易焦虑,最近也常常失眠,面对现在的处境,他早就想到了最坏的结局。

    “临危不惊,坐怀不乱,才是处事之本啊!白达白达(熟人叫法),你可真是白搭啊!”韩建国依旧一副大大方方的样子,“我一把年纪,从不担心这些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遇到什么事,只要气定神闲,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老师说得对,白达......”

    “得,打断!你们就当我没说,这事你们看着来吧!”蒋培一句话还没说完,又被白达褚给打断了。

    ......

    “活死人,肉白骨......”一道白影穿梭在人群中,朝着西南方向蹦蹦跳跳而去,这林雾中的屏障在他面前完全形同虚设。这是一个二十二岁的白衣男子,他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口中振振有词地念着:“二十三宿终齐聚,斗转星移尽无穷,物沧海,天下平,道生一二至无极......”

    “你是吕宋吧!”白衣男子震惊地回过神去,“王为!你是王为?!你......居然看得见我?”

    “我没猜错的话,这次匿名线索信的提供者,是你......这个死了三年的人,不对......是死了三年的鬼!”

    “阴阳眼!不妙!”吕宋的身影开始变的虚无,化身在迷雾中。

    “他究竟是什么目的?”王为目散青光,用自己的阴阳眼看透这迷障满布的丛林,他一步步地朝有人的地方走去,试图前往潘恬恬所在的位置,而耳旁突然却传来一句:“正西南偏两步的地方,可能真的有什么东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