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许景明看他们模样,也猜到这些年轻人心中想法,微笑道:“我看过你们的资料,如今江南省省队用长枪的一共十一位,这次全来齐了。你们中有三位是高中生,是被特招的,三个小家伙先依次来吧,披甲。”

    武道比赛,必须披甲戴头盔,甚至护脖等等一概不能少。

    冷兵器格斗,不开锋,且包裹有缓冲层材料,但冲击力依旧恐怖。没专业性设备,是会死人的。

    许景明也披甲,头盔戴上,透过面部网格看着这些队员们。

    “都进场内。”许景明手持长枪,沿着铁网门走进擂台场内,十一名队员和领队刘教练也走了进来。

    “其他人都站边上,冯宇先来,刘豪准备。”许景明说道。

    正规比赛擂台内应该仅有两名对战选手,但这仅仅只是指导战,二十米乘二十米的范围……对许景明而言,指点省队队员,根本没必要那么大地方,所以让其他队员也进来旁观。在场内没有铁丝网阻碍,观看的也能更清楚。

    “都看清楚了,你们的枪法能有许教练一半水准,就能杀进世界武道大赛了。”领队刘冲远说道,其他队员们也都屏息仔细看着,近距离看到枪魔许景明这种高手出手,也是非常难得的。

    一名少年也披甲手持长枪,走到许景明对面,彼此相距十米。

    “裁判系统,开启。”许景明说道。

    擂台上方降下光影,凝聚成一张巨大面庞俯瞰下方,开口道:“比赛开始。”

    现如今武道大赛都是智能裁判,智能裁判摄像头可以放慢千倍,能准确判罚,至今从无出错。

    “来吧。”许景明看着这稚嫩少年‘冯宇’,被特招的高中生一般相对都比较弱,只是因为潜力够大才被特招,被重点培养。

    “教练小心,我参加比赛时,很多选手都是接不住我一枪。”稚嫩少年冯宇颇为自信。

    “有本事你先碰到我再说。”许景明揶揄道。

    冯宇很自信地猛然迈步,速度极快,凶猛无比,仅仅几步便冲到近前,前冲势头转为手中长枪一刺,空气都刺出呼啸声。

    这一进步刺枪,冯宇每天都要练五百下,每一下都是全力以赴,从十二岁那年开始练枪,五年时间,如今这一枪刺出快如残影,便是厚实铁甲都能刺穿!即便比赛用枪,枪头是圆润的,且有缓冲层包裹,但冲击力依旧有超过八百斤力道。

    “轰!”都能清晰听到这一刺枪撕裂风的声音,但许景明却仅仅只退了一步。

    长枪枪头,在距离许景明二十公分位置停下,根本没碰到许景明。

    “嗯?”冯宇微微一怔,立即枪法一转,化作枪圈,枪尖点点,点向许景明。

    每一枪头点下,都是威胁颇大的攻击,但许景明宛如狸猫,简单的移步,便让所有刺枪都落了空。

    “省队中的高中生。”许景明想起当年的自己,当年自己也是这般稚嫩。

    “他不是腿伤严重,步法很弱吗?怎么我都碰不到他,每次都只差二三十公分?”冯宇不甘心连连出手进攻,枪法眼花缭乱,但就是碰不到许景明分毫。

    待得数十枪后,一直移动的许景明第一次出手了,手中长枪抬起,碰触到冯宇怒刺出的长枪刹那,许景明手中长枪枪影模糊了下,陡然爆发出恐怖爆发力。

    “嘭!”

    低沉的撞击声音,是枪杆撞击的声音,冯宇手中的长枪直接抛飞了出去。

    冯宇眼睛瞪得滚圆,握枪的双手都在发颤,他愣愣看着跌落在远处地上的长枪:“我单手至少两百斤的握力,怎么可能一碰就脱手了?”

    刚才他可是双手握着长枪,枪杆仅仅一次碰撞,他双手一麻,长枪便飞出去了。

    “有些花里胡哨了,你的步法很弱,枪法一般。”许景明评价道,这种对手都不值得他全身披甲,但武道赛事容不得大意,大意可能就后悔一辈子。

    “枪法我不太懂。”一旁的领队教练刘冲远哈哈笑道,“但这小子步法是弱,在我们眼中,就跟慢动作一样。”

    冯宇有些疑惑看着许景明:“教练,即便我步法弱,可我手持两米多长枪,怎么碰都不碰到你?”

    “你的手臂以及长枪,也就这么长。攻击最大距离是固定的。”许景明解释说道,“根据你的步伐,就能确定你长枪能碰触到的最大范围,只要保持距离,就能让你根本碰不到。这是职业选手的基本功。”

    “攻击最大距离是固定的?保持距离,就碰不到?”冯宇喃喃低语,他刚才就感觉到了,许景明移动很简单,但自己施展尽了枪法就是碰不到。

    “步法的精髓,一是神经反应,二是空间的把握,三是身体平衡的控制。”许景明说道,“你这三方面都很粗糙,就像你们刘教练说的,你的步法,在职业级眼中,就跟慢动作一样。”

    “这小子高考结束后,刚招进的省队。”一旁刘冲远说道,“一身野路子,步伐方面是得狠狠练。”

    冯宇连追问:“许教练,那我的枪法有哪些问题?”

    步法弱,他认。

    但枪法是他最自信的。

    “你的枪法……严格说,只有开始的一记刺枪,将身体前冲的整劲都凝聚那一枪中,算是有职业级水准。其他的戳枪、崩劈、格挡等方面都很弱。”许景明说道,兵器格斗不是过家家,是最凶险的格斗,重伤残疾都偶有发生,既然自己当他们教练,就得将他们的问题说清楚。

    其他十名队员都感到了许景明的压迫力,同时也跃跃欲试。

    ……

    “嘭。”第二名高中生手中长枪,在和许景明长枪碰触的刹那,也抛飞了出去。即便做好准备,努力想要握紧,努力卸力也是没用。

    ……

    “嘭”“嘭”“嘭”“嘭”“嘭”“嘭”……

    一杆又一杆长枪,接连抛飞!

    这些省队队员们都目瞪口呆。

    包括那两名参加过国家集训队的老选手黄风、章奇在内,在许景明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

    其中,仅有章奇让许景明出了两枪!第一枪将章奇手中长枪荡开,章奇倒是努力握住了长枪,没有飞出去,但也中门大开,许景明的第二枪便顺势刺在章奇胸口,冲击力令甲衣亮起红灯,章奇输了!

    其他队员们,许景明都只是出了一枪!且还是防御格挡的一枪,那些队员们的长枪便都抛飞出去,根本握不住。

    “这就是枪魔?”

    “世界武道大赛举办至今近三十年,论枪法,历史上所有职业选手,许景明公认排在前十,虽然想象过,可交手才发现,差距太大了!”

    “枪魔许景明,最为出名的绝招是‘无影刺’,但面对我们根本不需要施展那等绝招。”

    “如果枪法能达到他的一半,便足以杀进世界武道大赛了吧。”

    这些队员们眼神又激动又狂热。

    亲身体会,才能明白,历史前十的枪法是何等恐怖。甚至他们觉得,枪魔许景明应该依旧保持着巅峰时实力,甚至说比巅峰时更强些都有可能!

    两个小时后。

    “今天的初步训练,相信大家都清楚自身的缺陷。”许景明看着省队队员,队员们也个个兴奋狂热,觉得这次培训真的太值了。

    “在接下来九天时间,每天会重点进行一项基础训练,等集训结束,你们回去也要每日加练。枪法是需要经年累月去练的,全身的力道自然转入每一枪,需要悟性,也需要苦练。”许景明说道。

    “是,教练。”十一名队员都齐声应道,显然个个对许景明心服口服,且崇拜。

    “好,解散。”许景明点头道。

    “你们先坐车回酒店。”一旁领队刘冲远吩咐道。

    “好嘞。”这些队员们个个放下兵器,三三两两一同离去。

    “阿晨,带刘教练去坐会儿。”许景明说道,“大熊,我这一身臭汗,先去洗澡换身衣服,等会儿楼下汇合,我们格斗馆旁边的烤肉餐厅,是我在滨海市最喜欢的一家烤肉餐厅。”

    “哦?那可要好好尝尝。”体型宛如大熊的刘冲远也颇为期待,他们这些职业选手训练量大,吃得也多,个个喜好肉食。

    许景明则是赶紧去洗澡,两个小时训练,虽然是教练,但许景明全身早就湿透了。不过他也习惯了,武道训练,衣服湿透挤干,再湿透再挤干都是很常见的事。

    ……

    许景明冲洗完,又换了短袖大裤衩走出来,一眼看到在门外抽烟的中年男子。

    “师兄,你怎么来了?”许景明惊讶笑道,眼前这人名叫方星龙,是星空格斗馆的老板!星空格斗馆是滨海市一流格斗馆,建筑面积超过11000平米,许景明一个职业武道选手可没这么大手笔,他是被请来当馆主的。

    方星龙主业是卖酒的,是身家数十亿的老板,酷爱武道兵器格斗,舍得砸钱,在武道圈子内也算颇有名气,也拜在了“凶虎”柳海名下。

    世界武道大赛创建至今近三十年,柳海担当国家队主教练这个位置足足二十年,国家队队员们大多数都得称呼他一声师父。

    第一届世界武道大赛时,柳海就已经四十五岁了,作为老一辈的武道名家,发现这等大赛欣喜若狂,他连续杀进了五届世界武道大赛,和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手们去拼!早期因为保护规则不够完善,比现在赛事更危险。柳海拿过两次第三,两次第二,以及一次世界第一!拿到世界第一后,他才宣布退役,五十岁那年担当国家队主教练,七十岁时才宣布退休。

    许景明当年是国家队主力,也是柳海的爱徒。方星龙是业余选手,但无比喜爱格斗,也想方设法拜在柳海门下。

    “景明。”方星龙抽着烟,看了眼自己的好兄弟,“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