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得罪谁了?”许景明问道。

    方星龙看着许景明,说出了一个名字:“程子豪。”

    许景明心中完全明白了,平静问道:“师兄,他找你了?”

    “嗯。”方星龙点头。

    许景明点头道:“我是和他有矛盾。”

    “你一个职业武道选手,高中就入选省队,后来进国家队,这么多年一直在职业武道圈。你怎么会和程子豪有矛盾?”方星龙无法理解,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圈子。

    许景明笑着道:“生活嘛,就是充满无限可能。”

    “别嬉皮笑脸了。”方星龙有些焦急担心,“你和他的矛盾,没法化解吗?”

    “化解不了。”许景明摇头。

    方星龙掐掉手中的烟,看着自己的师弟:“景明,那是程子豪!你得罪了他,在网络上就等于被封杀了!”

    “我知道,程家嘛!”许景明感慨道,“程家掌控着虎鲨集团,一家市值超过五万亿的公司,互联网排名前三的巨无霸集团,的确很可怕。”

    程氏家族,夏国富豪榜排名前十,家族财富超过五千亿。夏国如今的第一直播平台‘虎鲨’就是程家传奇人物‘程云秀’在六十多年前创立,六十多年,虎鲨集团未曾没落,反而越加壮大。如今形成以虎鲨平台为核心,辐射电商、音乐、游戏等多行业的互联网巨无霸集团,虎鲨集团市值超五万亿,程家作为创始家族,也有8.2%的股份,并且投票权一直超过50%,牢牢把握着虎鲨集团掌控权。

    虎鲨集团足有三十年时间,完全由创始人程云秀掌控,他死后,由他的独子程立韦掌管至今。

    程子豪,便是程立韦的儿子,今年三十二岁。

    “在网络上,虎鲨集团是排在前三的巨无霸集团。直播平台它更是排第一,你一个武道选手,你根本不清楚,它的影响力到底多么恐怖。”方星龙看着自己的师弟,有些心急。

    “我当然清楚。”许景明微笑道,“被封杀了,从此没有任何商业活动,网络上也没宣传,名气也会迅速消失。”

    武道选手,名气很重要。

    名气越大,收入越高。

    论武道大赛成绩,许景明虽然挺强,但在夏国历史上顶尖武道选手中也只能算三线!师父柳海这种有传奇性的才算是一线,毕竟四十多岁高龄连续五届大赛都是前三,且还拿过世界第一。

    一线选手有三位,个个是传奇,他们的一场巅峰对决出场费都是过亿的,职业生涯累计收入更是恐怖。

    历史顶尖选手,二线水准的,是那些拿过世界前三的,或者艰难拿过一次世界第一就退役的。他们也会经常被人们提起,巅峰对决的出场费一般都是过千万的。

    许景明,两次杀进世界武道大赛,一次十六强,一次八强。最高一次出场费也仅仅是一百五十万,单笔最高收入还是世界武道大赛的八强奖金。奋斗这么多年所有收入累计也就几千万,从收入就能看出实力地位。

    论成绩,夏国历史选手三线。论名气?网络上被封杀,名气会迅速消失。

    “武道选手也要吃饭的,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方星龙劝说道。

    “师兄。”许景明认真道,“你知道的,有些事,是没法退的。”

    方星龙一怔,微微点头,担忧道:“仅仅封杀你还是小事,就怕程子豪接着找你麻烦。”

    许景明笑道:“大不了,我回老家明月市,在明月市,我八极门、戳脚门有上千名弟子,我看他怎么找我麻烦。而且现代社会,监控处处,他能怎样?”

    “那你回明月市准备干什么?”方星龙追问。

    “开个武馆,做些高端私教,也能吃饱。”许景明说道,“我好歹也是枪魔,靠技术吃饭的,在哪都能吃饱。”

    方星龙微微摇头:“明月市那样的二线城市,你辛辛苦苦一年能赚一百万就不错了。”

    “我这么多年赚的,吃利息分红也不少。”许景明说道,“师兄,不用担心我。”

    许景明和程子豪撕破脸,就做好了准备。

    少赚些罢了。

    他从小受父亲影响,成为明月市两大传统武术门派‘八极门’‘戳脚门’的弟子。自从世界武道大赛成为世界第一大格斗赛事,国内传统武术流派便再次绽放光芒,各种兵器格斗技巧被挖掘出来。

    现代社会,并不在意弟子拜多少个门派。

    许景明的父亲,年轻时是武术博主,行走全球各地,探访全球各个格斗流派。他国内就加入过十余个武术门派,更得八极一脉真传,定居明月市后,还在明月市创建了八极门。现代社会,全国各地的武术流派都很多,传承有序的八极门,在全国都有数百家。

    许景明,是明月市八极门继承人,也是明月市戳脚门门主弟子!开武馆收徒,搞高端私教,都能吃饱饭。

    “或许,回家乡潜心练枪法更加适合我。若是能达到更高境界,便可复出冲击世界第一。”许景明想着。

    他从来没放弃过世界第一的梦想,师父柳海,四十多岁高龄都连续五届杀进世界武道大赛,硬是最终夺得世界第一。

    自己今年才二十九,怎么可能放弃?

    若是拿到世界第一,冠军奖金便是五亿,更将全球瞩目。官方媒体都会铺天盖地宣传,哪是一个程子豪压得住的。

    至于现在?自己一个退役职业选手,没足够高成就,被封杀也没办法。

    “师兄,程子豪找你说什么了?”许景明看着方星龙。

    “程子豪让人和我传了话,让我辞掉你。”方星龙惭愧道,“景明,你知道,我是卖酒的,销售的部分渠道便是虎鲨集团的直播平台、电商平台,而且很多宣传也要透过虎鲨集团,我虽然很憋屈,但我惹不起程子豪,毕竟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

    “师兄,我知道你的苦处。”许景明点头。

    自己是靠技术吃饭的,凭借近三十年全球前十的枪法,自己不怕没饭吃。只是吃的多点少点罢了。

    但师兄方星龙是商人,酒业公司是师兄的事业根基,在虎鲨集团面前反而更束手束脚。

    “这次省队集训结束,我就离开。”许景明说道。

    方星龙有些疲惫:“能告诉师兄,你和程子豪到底有什么矛盾?”

    “我不想说。”许景明摇头,“只能说,他是一个疯子!”

    “疯子?”

    方星龙若有所思,微微点头,“好,我也不多说了,这次是师兄对不住你。”

    “不关师兄的事,反而是我连累了师兄。”许景明很清楚方星龙为人,豪爽、真诚,人品毋庸置疑。否则自己也不会接受他的邀请,来当这座格斗馆的馆主。

    “师兄,我还得去陪刘领队吃饭,就先走了,有事我们电话聊。”许景明笑着说了句,便离开了。

    方星龙站在原地,目送许景明离去。

    “程子豪。”

    方星龙轻声低语,他闯荡商界四十岁出头便有数十亿身家,骨子里也是很骄傲的。他酷爱武道兵器格斗,为了爱好,便一掷千金建造星空格斗馆。这次却被程子豪一声传话,就得乖乖辞退师弟,他怎能不憋气?

    “惹不起啊。”方星龙默默低语,再憋气,该低头时就低头,商界闯荡多年他很清楚这点,只是混到他如今的身份,这么憋屈的事已经很少了。

    “程子豪,不讲规矩,玩阴的,终有一天要栽跟头。”方星龙暗道。

    方星龙也在思考着,怎么才能帮到师弟。

    他认同的好友不超过十个,许景明便是其中之一,他自然不愿看到师弟吃这么大亏。

    ******

    夜色朦胧,滨海市东郊的一座联排别墅,许景明推门而入。

    卧室,一名穿着睡衣的身材窈窕女子半躺着,倚靠着靠背,戴着一副比较大的眼镜,双手各拿着一手柄。

    “景明,等我打完这局游戏啊。”睡衣女子双眸有神,眼镜是虚拟眼镜,分为沉浸模式和现实模式。

    现实模式,是将游戏场景部分透明化,便可观看到外界。

    “渺渺,你得多运动运动,总这么躺着,对身体不好。”许景明说道。

    “好啦,知道啦。”睡衣女子随口应着,双手不停动着。

    许景明颇为无奈。

    这位睡衣女子,就是他的女友黎渺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