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话说周师力量在征伐中与日俱增,姬昌想到了崇侯,那个曾经在商王面前谗言他的人。但西部崇方实力非常强大,要想征伐崇侯,定非易事。姜尚劝慰周王,莫要担心,强弱不惧。周王早闻崇方忌惮周师,将城垣造得高耸入云、宽阔可走车马。周王仍然不放心,他叮嘱姜尚事关重大,定要谨慎。他反复追问姜尚何以攻破城池?姜尚略有所思,告诉周王他已想好办法。

    他告诉周王,要想攻克高大宽阔的城墙,可以造建两种专门用于攻城的车。周王应允,即刻命令造建数辆。这种临车和冲车被后人称作临冲吕公车,姜尚先祖曾被封于吕,后人对姜尚尊称为吕公。临冲吕公车虽然不甚凑效,却一直不断改进,沿用到明朝。

    数月之后,车已建造完毕。只见车高数丈,长十丈有余,车内分上下五层,上下层之间有梯子相连,车上可在百名武士,车由数十人推动。依据功能分为两种,其一为临车,此车高于城墙,在车临近城墙时,可以用弓箭、长戟对城墙上的兵士进行攻击。而敌人无法接近临车。其二为冲车,此车下层有撞木、铁块,或铁刀,用于冲击城门或者破坏城墙。

    临冲车建造完毕,数辆庞然大物出现在周王、姜尚、南宫适面前,周王与众臣惊讶不已。如此庞大复杂的车辆,也只有姜尚能够想得出。周王这方才放心。命令周师东征崇方。

    崇方,今河南省嵩县西,殷商重镇,以筑有高城著称。因崇侯忌惮周西伯,又失去了商王的庇护,他不得不依山修建高耸宽阔得城垣。

    周师途径达凤黄墟时,周王袜带散开,周王弯腰系好。姜尚看见,说道:“何苦亲自系袜带呢?”周王说道:“君王与人相处,对上等人都看作老师,对中等人都看作朋友,对下等人都看作自己使唤的人。今我周围都是先君主旧臣,所以没有可使之人。”

    兵临城下,双方对阵,崇将士非常勇猛,无奈周兵队阵严整、兵器精良,在姜尚的指挥下,出神入化,崇军死伤无数。抓获的俘虏成群结队,将他们的左耳割下来,计入功册。

    崇侯不得不败退城中,欲凭借高大险峻城墙,抵挡周军。周军岂肯罢休,姜尚命将士推出临车、冲车,攻击城墙城门。临车冲车轰隆隆触动,崇方城墙坚固高耸。

    崇师将士见如此高大的庞然大物,犹如天庭,吓得连忙报于崇侯,崇侯立于城上观看。他哈哈大小,这就是姜尚的谋略吧,把战车加高、加宽,拿来吓人。如此笨重的战车,不是来送死是来干嘛?

    于是,崇侯放滚石球下城墙,车被砸坏,姜尚命令将车拉回。修整后再次攻城,如此反复,经过无数次攻击之后,临车、冲车损毁。姜尚只能命徒卒攻城,无数条爬城钩援,出现在城墙上。钩援上面是钩,下面是牵绳,徒卒牵钩绳攀援而登城墙。怎奈,崇军居高临下,凭借竹肩与滚木石块,将前来攻城的将士置于死地。

    周王率师攻城,三旬已过而崇军不降,不能入城。周王不得不命令周师退兵,返周后,再做商议。周王放心不下抓来的俘虏,唯恐他们惹事生非。他亲自去巡视那些成群结队被抓来的俘虏。一个个被割去左耳的俘虏却亦从容安详,周王便放下心来,率师返回程邑。

    途中有将士向南宫适抱怨,兽皮铠甲如同车毂,抱住胸膛,难以动弹,攻城时非常不便。南宫适说:“商兵还不是这样,以前也是这样,为什么以前都可以攻破,今日却不能攻破?还是因为城墙太厚、太高、太坚固所致。不要抱怨铠甲。“

    返回周,周王与友方诸侯,兄弟大臣一同商议伐崇之策。

    各位诸侯劝慰周王,”周王仁义爱民,不必着急,日后定能得胜。”这句话提醒了周王,他太相信武力的力量了,而忘记了他最擅长的仁义教化。他命斥候前往崇方收集崇侯罪恶行为,大事小事具要通报。”斥候领命离开。

    周王又问重臣,伐崇期间发生何种难事?不管大事小事,都要告知。南宫适想起了将士抱怨,他当庭叙述一遍。

    姜尚听了连声称赞,他向周王请命,改进铠甲。周王应允。

    周王重修教化,姜尚操练士卒,改进铠甲。他将原来一块皮革做的铠甲拿到手上,仔细端详。如此铠甲裹在身上,行动却有不便,而且肩以上部分,完全裸露。攻城士兵肩冒箭矢利器,倘若不加保护,犹如没穿铠甲。

    于是他将一张皮的铠甲,分为三张,前甲、后甲、肩甲。这样一分,士兵便方便多了,而且保护了上面下来的箭矢与兵器。

    姜尚将铠甲送与姬发观看,姬发仍然不满,他觉得可以不用皮革,用青铜。两人将铠甲之事禀报周王,周王大喜,名铜工即刻加工铜铠甲,让甲士使用。

    可是没有确切的攻城之策,周王始终不敢冒然再次兴兵,他谨慎地等待着某种必然。闳夭说话不加忌讳,言多却无用者居多。见商王迟迟不肯兴兵,闳夭着急,他言道:“崇侯害西伯囚禁,今日到报仇时机了,却按兵不动,这是何意?”

    周王随口问他:“你可有攻城良策?”

    闳夭答道:“姜尚太师、南宫将军都没有良策,我能有何办法?要我说,实在没有良策,咱就用笨办法,去他城墙外垒土,我就不信不能把土给他的城墙垒平。”

    周王长舒一口气,称赞道:“非常好!”闳夭懵懵懂懂,不知道周王是真心称赞还是笑他愚蠢。不过,周王从来不会谬笑他人,难道周王要去崇方城垣下堆土不成?闳夭心里直打鼓。

    不久,周王言说崇侯德乱,决定再度举兵讨伐。

    出征前,周王率忠臣祭祀上天,求上天保佑此番征战得胜利。

    抵达崇方城外,周王安营扎寨后,再次设坛祭祀天地,求天地保佑这次讨伐罪君成功,确保城民安宁,使天下黎民不再受苦。周王姬昌誓言:“我闻听崇侯污蔑轻慢父亲兄长,不敬长老,不能中肯倾听狱讼,财币分配不均。百姓竭尽全力,终还是缺衣少食。我来到此地,将征伐他,不为别的,只为城民。”

    祭祀完毕,他命南宫适、闳夭率领众将士在崇兵箭矢射程外起土为山,乘城而上。将士们顶着崇国人的箭雨和圆木滚石,将土方运到城墙下面,堆砌成土山。

    周王命令将士:”进入崇都,不要杀平民,不要损坏屋室,不要填井,不要砍伐树木,不要惊动六畜,如有违令者,死无赦。”

    土垒逾堆愈高,形成了通上城墙的斜坡。周师沿土坡冲入城墙,崇方高耸而宽阔的城墙终究没有抵挡住周师将士。

    顽强的崇国士兵依旧在城头上与周军殊死搏斗,血染城墙每一寸土地。无奈当面对阵,崇兵与周兵相差颇多。周甲士穿青铜铠甲灵活方便,而且防御能力很强。崇甲士一块皮革裹在身上,笨拙死板,根本无法抵挡周兵的长戟短剑。崇军不敌,被彻底打垮。城民不愿抵抗,纷纷请降,周师如数接纳。

    招降崇方安抚民众,四方不敢轻慢。

    周崇战役声势浩大,战斗极端惨烈,伤亡自不待言,这是西伯姬昌一生中最大一次征伐。进城之后,西伯自称吊民伐罪,没有报复城墙上拼死抵抗的将士行为。允许崇国人投降,臣属周方。

    崇庭内,崇侯悲泪流淌,想他崇方君主对历代商王忠心耿耿,素为殷商西伯,统领西部诸侯。没想到,周原上冒出了个姬昌,深得两代商王的重用,竟然把西部诸侯之长封给了周。他一生对商王子受忠心耿耿,可谓是握炭流汤。不敢说精通于文韬武略,却也是语出有据,掷地有声可信之臣。为江山社稷,为殷商江山存亡,劝谏商王治罪西伯。万万没想到,这个昏庸愚蠢,还自恃聪明的子受竟然偏信姬昌,放虎归山。才落得今日亡国失身的下场。

    崇侯哽咽不止,拭去脸上泪水。他崇方失守事小,成汤江山事大。唉~~,崇侯长叹一声,不由得说出声来,能有今日,全是商王咎由自取,我已无能为力。倘若当时听我一言,殷商江山便不会毁于一旦。听一言可以兴邦,拒一言可以亡国。

    如此昏王,保他何用,还不如暂且归降姬昌,暂保崇部族。

    崇侯遂携臣属归降,周王拒不接受崇侯的投降,崇侯甘愿受死,不过他请周王放过崇氏族人。周王应允,然后命闳夭将崇侯斩首,让崇侯兄弟继位。

    崇方变成了周方的与国。与国者,友邦也。之后,不愿臣服的崇部族逐渐迁徙退居上庸,筑建庸方城。上庸,今湖北省竹山县。

    伐崇之役,势力较黎、于强大很多,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周人付出了相当高的代价,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周师占领崇国后,并没有停止征伐,而是乘胜惩罚。先后又灭掉鹿国和郍国,鹿国位于今河南嵩县东北,郍国位于河南新郑以待。至此,丰、镐、郍、石、邘、鹿、黎、崇、密须等叛商九邦皆臣服于周,商朝王畿北、西、南三个方向再无屏障。

    从此,周方已坐拥雍州之域,权及江汉,诸侯归附者有六州之众,三分天下有其二。周方实际已控制了大半个天下,而商邦属地还在逐渐减少,处于极端孤立的境地。周人自豪满满,作歌唱道:是伐是肆,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大意就是:或者征伐或者杀戮,或者灭绝或是驱离,四方都不敢抗我威风。

    贾国受封于商王武丁时期,子姓封国,位于山西襄汾。

    唐国,是唐尧之国,上古时代封于河北保定唐县,后迁至山西太原一带。唐国与殷商关系一直不错,唐侯也曾经常帮商王征战,给商王进贡占卜所用道龟甲板,还有牛狗畜牲,商王颇为关心唐国的安危。殷商末年,受王昏庸无道,唐国也终止对商王的进贡纳赋。

    唐国归顺周后,与周人联合灭掉了子姓贾国。贾国从此不复存在,其贵族与子民以故国名为姓氏,自称贾氏,成为贾氏先祖。

    返回程邑,周王睡眠出现了问题,常常夜不能寐。他命散宜生筑建丰邑,位于今西安市长安区沣河西岸。前回说过周王率师至于丰镐城门之外,命军旅三通鼓前进,三通鼓后退,并且大声高喊:“我知丰镐二地多灾多祸,皆因国君一人无道,与百姓何干?”丰、镐之民听闻西伯作战不伤及黎民,皆放弃迎战,归降西伯侯。丰镐之役是西伯姬昌兴盛的地方,也是展示姬昌仁义的地方。

    丰邑建好之后,周王将都城从岐邑迁徙到丰都。

    九月初一,天先见火云,有赤爵衔丹书飞入于丰都宫廷,放置于周王姬昌宫室窗台。姬昌细看丹书,见上写道:“敬畏战胜惰怠怠人,天地庇佑,日兴月昌;惰怠战胜敬畏的人自取灭亡;道义战胜私欲的人,天下人顺从;私欲战胜道义的人,自取灭亡。凡事不考虑周密就会徒劳无功,不求谨慎就会做不好;总是徒劳无功就会被废弃毁灭,谨慎处事者可达万世不朽。以仁取得天下,以仁守卫,可以长达百世;以不仁取得天下,以仁守卫,可以长达十世;以不仁取得天下,以不仁守卫,不会长过他这一世。”

    周王看大,便诏群臣于社坛,祭祀土地之神。然后把丹书交予太子姬发,嘱咐激发牢记于心。

    不久,周王病,时而觉得周族大业将成,时而觉得时日无多。唯恐有不测,姬发不能谨慎治国。预知周王病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